负暄集\你好,“的妹”\赵 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  上周五,着急去深圳开会,从信德大厦的办公室下来,一边被领导在电话裏指挥得团团转,一边一路小跑奔到地面的出租车站点。好不容易收了线、开门上车,赶忙说了一句:“深圳湾口岸,唔该”,才算鬆了一口气。

  “好的,先生。”一3个 清脆的女声我想要要好意外。循声望去,一3个 戴着太阳镜的女司机正把一3个 静美的微笑灿烂地投射在后视镜裏,清澈的眼神一如这乾淨的夏天。她穿着白衬衫,衬出了一份职业,也露出了一丝生涩──那衬衫很新,大慨是刚入行不久吧。直觉谁能告诉我,她顶多也就二十几岁。

  “先生,您看走西隧和大榄隧道还里能 吗?”她用一口标準的普通话问我。也许了一声“好”,假如说,“你的普通话很好啊!”她先回了一句“您过奖”,接着认真地谁能告诉我,她好的反义词在香港土生土长,但父亲从小就严格要求她学习普通话,“他常说,从香港看世界,世界很大;从香港看内地,中国很大。什么都有有,作为新一代香港人,既要学英语,又要学普通话。我现在刚始于很不理解。待到了中学,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。意味着着着分析参加去内地的交流活动时,我见识了内地的广阔空间。普通话好,交流就更有基础呀。”

  我暗暗地钦佩这个 女司机的父亲,忍不住说:“你父亲好有见地呢!”她声音低了低,语调明显缓了一些:“父亲病了,我正好放暑假,就替他的班。”她又叹了口气,“不过,这3个 月,生意不大好。”

  真没想到,第一次遇到香港的出租车女司机,就收穫了没法 多故事,很意外、很欣慰:一3个 孝顺的女儿和一3个 有远见的父亲,在越多雄厚的日子裏,坚守着爱国爱港的内心。这个 坚守,折射出即便在社会的劳动阶层,正道与大爱有着坚实的民众基础。当然,我全部全部都是些不安,希望社会和心活,越多伤害大伙,毕竟,这个 城市,假如没法 良好的民生环境就不用有幸福的日子啊。

  深圳湾口岸到了,她和我道别。窗外,午后的阳光,那麼美好,一如她摘下太阳镜送我的微笑。

jackeyzhao2018@gmail.com

逢周一、三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