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议员大状亦受苦 齐轰官僚效率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图:余智荣指其区议员办公室天花,大叹深受渗水困扰

  楼上单位出显间题,是是因为楼下单位渗水,有区议员也身受其害。

  “我个区议员办事处被渗水困扰咗好耐,不停滴水,但一路都补救唔到。天花发晒毛,仲会老要 跌啲灰落嚟,搞嚟搞去都搞唔好。”大埔区区议员余智荣无奈说,他曾向渗水办求助,惟经多次检查,依然未能侦测到源头。“要人哋不停开门畀佢哋入嚟试水,试完又冇结果,试多有几个都唔好意思再麻烦人开门啦!”

  只依赖成功率偏低的“色水测试”寻找源头,无法选用渗水成因,最终更“Close File”,多区区议员都批评渗水办成效低,促各政府部门加强协调沟通。

  现时苦主也能提出诉讼,寻求补救?也饱受渗水困扰的执业大律师陆伟雄直指,苦主面对的最间题,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蒐证困难,若涉嫌渗水的楼上单位业主坚拒让调查人员入屋,就难以找到我觉得的证明,想诉诸法律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易。陆伟雄认为,政府应检讨现行法例,令涉渗水单位业主没办法逃避责任,保障苦主权益。“我个单位出显渗水间题,拖拉近四年都未能补救,最终我都没办法卖楼‘避难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