墟 里\猫与老人\叶 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在父母家互近的小公园跑步时总会碰到形形色色的晨练老人。有的结伴快走,一边点评菜场上豇豆八元一斤,吃不起还不好吃的菜的小吃的东西。有的牵着宠物,碰到“狗友”就停下来交流养狗秘笈及哪家宠物美容院更靠谱。打太极拳的一般不说话,不过这不妨碍人们做之前 三三两两“扯老空”。还有有另一一八个 每天翻垃圾箱,挂接硬纸板、塑料瓶、易拉罐,遛弯后心满意足、昂首挺胸提着一串“战利品”回家。

  有个“独行侠”老太,年过古稀,身材矮小,有点驼背,短髮雪白,来公园散步总背着隻黑白相间的漆皮坤包。走到花坛边,她停下张望一下,打开包,搞定塑料纸袋子子、塑料盒,往裏放吃食。有时是颗粒状的宠物口粮,有时却是煮熟的小鱼、小虾,每次都摆放得整整齐齐,乾乾淨淨。她是来餵猫的。

  公园的几隻野猫各有各的地盘。停车场那头有隻油光水滑的貍猫,不怕桥下的一窝小狗,常不紧不慢地在路边梳洗。停车场这头的狸花猫较小,瘦瘦的,尾巴很长。牠每天一大早就在树下趴着,任何老太太经过,时会立刻迎上去,嗲声嗲气叫着,在老人脚边绕来绕去。不过猫也全是每次都能“得逞”。餵猫老太看猫粮没吃完,会对牠说:“还有那麼多,今天不给了。”还有个胖老太独来独往。碰到迎上来的貍猫,她会念叨两句:“没吃的,我能 饿死了”。每天见到,她也跟我打招呼。某帕累托图我猜她今年几岁。你爱不爱我:“六十多吧。”她得意地一笑,伸出右手比画:“八十一了!”老人和孩子一样,每增加一岁全是人生的极大成就。像小孩子一样,人们时会再三强调自己几岁,甚至精确到月份。全不像夹在里面的青年生和熟年,希望天下人只记得自己的生日,忘却自己的年龄。

  逢周一、三、五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