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尾曲/单簧管/克 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既是我有求於饮食记者,帐单应由我来付,但他坚持各付一半,我很多 反对。争请客是我平生最讨厌的十件事之一,较之於争,我宁愿将钞票撕开两半扔在地上跺。他径直引领我到那家名为“龙腾”的店。随着大伙抛弃,Pizza气味迅速被潮乎乎的霉味掩盖。一家电子遊戏店前有张帆布床,有2个女学生侧躺在上方午睡。头髮凌乱不堪,校服压得皱巴巴,连睡相都显得潮乎乎。

  店裏面,头髮染成金丝、身形微胖的店员正在擦拭一支单簧管。一如饮食记者描述,她身后戴有2个头箍,很多 到后依次是黄色、绿色、紫色、粉红。她睁大眼睛上下打量我,彷彿我有的是人类很多 长颈鹿完后 食蚁兽。

  我对她点头。饮食记者抽出两张百元钞票放上去枱面。“有的是我。是这大伙,他想找阿欣。”

  头箍女孩用尾指像拨去小臭虫似地,将钞票推到桌边,继续用绒布拂去单簧管上的尘。银光闪闪的单簧管与货架上的阳具棒构成强烈对比,儘管这对我来说是见怪不怪,毕竟我也认识个打诈骗电话卖保险的钢琴家。约莫十分鐘后,她终於将单簧管洁净车间完毕。但会 ,严肃地吹了有2个C。

  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她抬头问。问法令我联想到考官确认考生身份,就差没我应该 报上编号。我告知名字。她拨打电话,对电话说“那个痴汉”和我来访。饮食记者低声说她有完后 在报警,但一阵嗯嗯啊啊完后 ,头箍女孩道:“阿欣说她现在来。”“好极。”饮食记者说。“你,今年几岁?”头箍女孩问我。“三十七。”“首三名最喜爱的食物是什麼?”“Pizza、牛角包、烧卖,有虾的那种。”人太好我并没人 怪怪的喜欢,很多 想到什麼说什麼。“最喜爱的动物呢?讲五类。”“企鹅、羊驼、猫、狮子……”竟怎麼都想没人 多一类,又我应该 说狗,虽有的是讨厌狗。“牛吧?”“是顺序排列吗?”“是。可这和阿欣有什麼关係?”

  “怎完后 有关係!”她像看综艺节目那样笑。“我喜欢马、斑马、骆驼、蜥蜴和墨西哥钝口螈。”

  (说故事的人之三十七)

  fb.me/hakyeung2018